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_申博注册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动态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

时间:2020-09-18 来源:zcgj

今年是故宫建成600年,9月10日,作为故宫博物院系列纪念展之一的,丹宸永固——故宫建成六百年展,使用了午门区域的西雁翅楼、正楼及东雁翅楼三个展厅。将故宫600年历经的灿烂历史和传承的优秀文化娓娓道来。然而,有许多朋友因为疫情的缘故不能到现场,小U带您云浏览故宫600年的文物部分代表性的展品。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1)


▼《徐显卿宦迹图册》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2)


600年前的故宫什么样?在午门展厅西燕翅楼,明代翰林官员徐显卿完成的“纪录片”——《徐显卿宦迹图册》解开了这个问题。


这本图册全面真实地记录了明万历年间吏部右侍郎徐显卿的成长历程和仕宦生涯,图册中有关明代宫廷典制的描绘以及徐显卿题记为历史研究提供了生动的资料。


由画中的款印和题识可知,图册由像主徐显卿在万历十六年请余士和吴钺合作绘制。图后有1925年陶镕题记一则,说明此图册曾为日本驻津总领事吉田茂在中国收购,为“免流出海外”,遂托“宝晋斋主人”以重价购回。后入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本次展览展出了图册中的两页,观众可形象地看到距今400多年前,也就是明代中晚期紫禁城午门及太和殿广场的真实情景,还能像福尔摩斯一样从中发现紫禁城建筑在明清两代变迁的蛛丝马迹。


▼首次展出的宁寿宫花园符望阁漆纱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3)


在午门正楼展厅宁寿宫区展出的一片漆纱,在此次展览中备受瞩目。


1773年,南方匠人们同心协力织造好十余片漆纱,千里迢迢送入故宫,成为符望阁里“纱窗”。此次展出的漆纱就是其中一片,这是其两百多年来首度与公众见面。


这件漆纱原先镶嵌在宁寿宫花园符望阁一层的栏杆罩上,正反面皆有相同图案装饰,又能完全透光,精美异常。


▼养心殿符板:神秘的镇殿之宝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4)


此次大展中,故宫养心殿符板和五供首次亮相。铜质符板上刻镇宅灵符来守护宫室,前置香炉、蜡台、灵芝五供。2015年,养心殿百年来首次大修时,这块符板和五供被发现,当时被放置在养心殿明间梁架内藻井的正上方。


事实上,整座紫禁城只有三座安放符板的建筑,分别是太和殿、乾清宫、养心殿。据《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记载:雍正九年八月十二日,雍正帝降旨在养心殿安黄铜符板一块,太和殿和乾清宫分别安放符板各一块。


▼康熙三十四年(1695)重建太和殿时的10只脊兽原件首度集体亮相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5)


在紫禁城古建筑屋顶上,脊兽的数量和位置都有一定之规,绝对不能逾矩。太和殿作为级别最高的建筑物,其屋顶檐角安放了10只脊兽。在此次大展上,这10只康熙年间琉璃瓦脊兽原件集体亮相,按从前到后的顺序依次为: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押鱼、獬豸、斗牛、行什。


一般来说,中国古代屋顶上脊兽最高品阶为9只,而太和殿的屋顶则多加了一只行什。行什只在太和殿出现,是个孤例,也是太和殿建筑无上等级的体现。


▼脊兽的最后一件——行什只在太和殿出现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6)

太和殿初建时名为奉天殿,后多次烧毁。康熙十八年二月初三再次焚毁,由于良材难求,取木艰辛,这次工程备料用了十余年,直到康熙三十四年开工,两年后告竣,才有了今日的形制。


太和殿屋顶脊兽中独一无二的“行什”,相传就是取震雷防火的寓意。行什是一种带翅膀猴,背生双翼,手持金刚宝杵。因长相似雷公,行什也被认为是雷震子的化身,端坐在太和殿之巅,用以驱雷避火。


▼故宫博物院藏清乾隆金嵌宝金瓯永固杯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7)


“金瓯永固杯”寓意大清的疆土、政权永固。“金瓯永固杯”是清代皇帝每年元旦举行开笔仪式时专用的酒杯。每当元旦凌晨子时,清帝在养心殿明窗,把“金瓯永固杯”放在紫檀长案上,把屠苏酒注入杯内,亲燃蜡烛,提起毛笔,书写祈求江山社稷平安永固的吉语,所以“金瓯永固杯”被清代皇帝视为珍贵的祖传器物。


根据清“内务府活计档”记载,乾隆对“金瓯永固杯”的制作十分重视,不仅要领用内库的黄金、珍珠、宝石等珍贵材料,而且在制作过程中的每道工序之前都要先精细地画图样呈览,直至皇帝十分满意方可。


▼《青玉明成祖谥册》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8)

该厅展览的第一件文物为“青玉明成祖谥册”,谥册6片,黄织金缎将6片连接。永乐元年上谥。每片均是四条拼成,册第1片刻4条龙,第2至5片刻谥文,为楷书填金字,第6片光素。明太祖朱元璋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闰五月卒,年七十一。葬孝陵,庙号太祖,谥号高皇帝。此册为明代永乐即位时上谥。


▼琉璃瓦部件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9)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10)


青玉明成祖谥册明代保存至今的琉璃瓦的部件,如下面的凤纹、龙纹滴水,各种颜色的琉璃龙纹勾头依旧上的龙、凤纹雕花依旧清晰,且颜色褪去以后,别有一种不同于今天琉璃瓦部件的古朴。


▼黄绿琉璃塑莲花瓦件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11)


琉璃瓦的部件下面的这件黄绿琉璃塑莲花瓦件由南京博物院藏,虽然只是建筑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莲花的叶片和荷叶以浮雕的方式从平面上涌起,蓬勃美丽。


▼故宫博物院大高玄殿出土的铭文砖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12)


故宫博物院大高玄殿出土的铭文砖故宫博物院策展人员介绍说,紫禁城从1420年建成以后,基本大格局已经定下来了。清代入关以后是沿袭明代的建制,后来康熙,雍正帝对于建筑大规模的改建很少,除非是建筑遇到雷击或是遇火需要重修。而乾隆朝的时候对于宫殿的改建到达了一个高峰,改造已经不限于某个建筑,而是区域性地进行改变,比如乾西五所始建于明初,与东路的乾东五所相对称,由东向西分别称为头所、二所、三所、四所和五所,每所均为南北三进院,原为皇子所居。清代乾隆皇帝即位后,将乾西二所升为重华宫,头所改为漱芳斋并建戏台,三所改为重华宫厨房,而后拆建四、五所改建建福宫及花园,从而彻底改变了乾西五所原有的规整格局。


▼朱瞻基行乐图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13)

▼《朱瞻基行乐图》局部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14)


乾东五所与乾西五所,在明代是供地位较高的宫女居住的地方。明代宫女中未能升为嫔妃,但资格较老、地位较高者,得以居住在乾东或乾西五所。皇帝的乳母,是最高等级的宫廷女佣,例行居住在这一带。乾东、乾西五所,明清两朝也常有公主居住,清代也曾成为皇子的居所。现场也展出了多幅描绘明代的皇帝在后宫中生活场景的绘画,明代宫廷绘画中有一类表现帝王生活和重大历史事件的作品。《朱瞻基行乐图》描绘的就是明宣宗朱瞻基便服簷帽在御园观赏各种体育竞技表演的场面。包括射箭、蹴踘、马球、捶丸、投壶等,场面宏大繁复而又具体入微,生动地表现出当时宫中的文体娱乐活动。由于要反映特定的地点和环境,所以描绘了大量的建筑。此卷以工整细腻的写实手法按照历史原貌对明代皇宫的楼台殿阁作了既真实又概括的描绘,是研究明代宫廷历史以及皇家建筑的重要资料。


▼《出警入跸图》(复制品)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15)


▼《出警入跸图》(复制品)局部

所有过去,皆是未来--一生仅一次的展(图16)


台北故宫所藏〈出警图〉与〈入跸图〉是各自分开的两幅长卷,但因画家将皇室谒陵的时空历程浓缩于两幅长卷,故常被合称为「出警入跸图」。
〈出警图〉描绘明神宗骑马,由陆路出京;〈入跸图〉则刻画明神宗乘船,走水路还宫。这两幅长卷也是台北故宫所藏手卷画作中最长的两幅,画中人物众多,场面宏伟,是历代画作中少见的钜作。

如今,让文物“说话”成了博物馆的新标杆。新旧理念的碰撞,让部分人对文物的态度形成了强烈反差,一种认为文物应当“故作深沉”,应该馆藏于博物馆供专家学者研究;另一种则认为文物应当“物尽其用”,为经济站台。然而,博物馆不仅仅是文化遗产机构,更是公共文化教育机构,“高雅不深奥,亲和不媚俗”是其始终坚持的定位。无论什么时代,让更多人走进博物馆,通过一系列优秀的展览,亲近文物,接受文化熏陶,传承历史文化,才是博物馆应有的姿态。

上一篇:

下一篇: